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蒙鹏:最短的春节长假 | “2020,我的特别春节”天眼新闻文化频道征稿截至2月22日



对于很多人来说,2020年的春节长假无疑是史上最长的春节长假。对我来说,却是最短的春节长假。


腊月二十九下午在乡里的年终总结大会上,临了,陈书记说了一句:春节期间要注意疫情防控。


那时候,我觉得疫情似乎离我们很遥远。我盘算着春节里回老家看看,带孩子玩玩。驻村后,回家的时间少了,陪孩子的时间更少,正好利用这空闲,陪陪家人,带带孩子。


疫情的发展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似乎一夜间,席卷了中华大地。除夕、初一,乡里的工作群里都有参加疫情防控紧急会议的通知。


我预感要提前归队。原本初二回老家的计划,也改在了除夕下午。我没有车,往来村里都是搭同事的车。因此要呆在县城,同事一喊走就出发。


除夕那天,村里的工作群依旧热闹。村干部发了几张疫情走访排查的照片,都戴着口罩,村医穿着白大褂。大家分工合作,有的测体温,有的作记录,气氛有些凝重。


我时刻关注群里的工作信息,更关注网上疫情的发展。初二上午,乡里的工作群里通知参加全市紧急会议,中午群里便通知乡镇干部(包括驻村干部)当天下午要全部到位,开展疫情防控工作。


我联系同在一个乡驻村的同事,当天就赶回了村里。满打满算,我在家呆了不到3天,跟周末休假差不多。


下高速时要排队量体温。有个同事感冒几天了,车里又开着暖气,额温偏高,不放行。我们说是去驻村的,执勤的打了几个电话求证,才放行。


到村里后,我们整日里排查、宣传。排查要到户到人,重点排查近期外来人员,特别是武汉方向返乡人员。排查表格形式是多样的,但填写内容多数大同小异。3个小时排查,录入电脑就得两个小时。


我们的防护措施是一个小小的口罩。从县城出发时,走得比较仓促。临行前,我跑了几家药店,口罩缺货。回村的途中,一位同事在她亲戚的私人医院里,弄得了10多个口罩,一个人分得两个。这两个口罩,我一直换着戴。后来,乡里发了一些口罩,稍微缓解了村里口罩紧张的情况。


我们还张贴宣传文件,叮嘱大家不要外出。文件是陆续下发的,我们也就经常下去贴资料。贴了资料还敲门进家去解释。“又有新东西了!”看到我们常来贴资料,农户偶尔会调侃一下。每户的外墙上,纸张贴得越来越多,怕有七八张。贴一次,解释一次。


村里的大喇叭天亮便响起,一直响到夜,播放的内容有普通话版的政府通知、通告、决定,也有方言、民族语言版的山歌、顺口溜、喊话等。“在屋头勒,睡起勒,坐起勒,路上勒,走起勒,管你是做啥子的都给我听好了……”这些内容一遍又一遍地在乡村上空响起。这种方式接地气,好理解,宣传效果好,一些农户偶尔学着喇叭里的内容,叨上两句。


随着防疫形势的发展,村里设置了防疫检查卡点。村干部和驻村干部带着村里的护林员、护路员、农民党员、积极分子,轮流值班,日夜坚守。


起初,开着摩托车、私家车来卡点的小青年、大伙子很多,理由也千奇百怪,有买吃的,有去接人的,有去开药的,有去看病的,不管什么理由,我们都采取询问、测额温、登记等工作流程。询问是最讲究技巧的,几个问题就能让那些企图蒙混过关的人“露馅”,打道回府。随着宣传的深入和卡点的设置,到卡点上企图通关的村民越来越少。就连村口岔路上的那户人家,平日里爱在路上打闹的几个小孩子,这段时间也自己把自己关在了家里。


尽管我们村地处偏僻,没什么流动人口,但大家丝毫不敢懈怠,随时严阵以待。排查时,我瞅见路边的几株樱桃树,悄悄发芽了。


相关链接

“2020,我的特别春节”征文启事 | 天眼新闻文化频道



文/蒙鹏

刊头设计/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吴浩宇

  文字编辑/陆青剑

  视觉编辑/赵相康

  编审/李缨